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母爱
  • 浏览:714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这是十五年前的事了,至今回忆起来,阳具总是勃起,以至无法继续写这篇文章。趁着休假在家,和母亲在情欲中共同完成此文,给有着共同爱好的网友同乐。为了故事的有序进行,就请与我们一起回到十五年前吧
  我的老家在一个小县城里,妈妈是县剧团的演员,长得非常漂亮,今天又是周末,我知道妈妈肯定早早的回到了家里,我也提前结束了在体校的训练,回到了家里。
  妈见我回来,高兴的说∶“儿子,这麽早就回来啦?妈今天买了只水鱼给你补补身体。”
  我说∶“妈,还是你身上的那只大水鱼营养丰富!”
  妈笑着说∶“坏儿子,贫嘴,想要妈妈啦?”
  我说∶“是呀,人家这麽早回来不就是为了跟你干穴吗?”
  妈妈说∶“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你去把门窗关上。”说着,妈妈就进了里屋。
  我也来不及洗澡,就来到了妈妈的床上,妈妈很快就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的张开着大腿躺了下来∶“来吧,儿子,吃妈妈的大水鱼吧。”
  这时,妈妈的阴户清晰的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的鸡巴早已硬了,就迅速脱去衣服,睡在妈妈的身边,一边和妈妈接吻,一边摸妈妈的阴户,不一会儿,我感到妈妈的穴里有些润滑了。
  妈妈说∶“行了,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吧,妈想要了。”
  我说∶“不急,让我先看看我们县花的流着淫水的浪穴!”
  妈妈羞着脸道∶“都给你干过这麽多次了,还看不够?”
  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干妈妈的穴之前,我都要仔细看看妈妈的穴,虽然看了千百次,但每次都想看。妈妈的阴毛乌黑发亮,两片大阴唇硕大肥厚,摸起来软绵绵毛乎乎的手感特好;她的阴道小巧迷人,充满了粉红色的诱惑,尤其是流着淫水的时候,怪不的县里很多头面人物都想干玩妈妈的身体。
  我曾问过妈妈和多少男人干过穴,妈妈说,除了我和爸爸外,她结婚前给一个县里的头面人物破了身。嫁给爸爸後,她真心对爸爸,没再让那个家伙干过,虽然很多人都想干她。但後来,妈妈却被那个家伙的儿子用计迷昏了後,奸污了一个晚上才放回来。妈妈说,那次回来後,她的穴非常痛,那个魔鬼除了用鸡巴外,还不知道用什麽东西插进了妈妈的穴里玩弄。
  爸爸知道後气得血往心头涌,在和妈妈的一次疯狂做爱後,就将那对禽兽父子给杀了,然後挥刀自尽。後来,很少有人敢再打妈妈的鬼注意,妈妈也就一心一意地抚育我长大,然後投入了我的怀抱。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在妈妈的阴户上吻了一下。这时,妈妈忍不住了∶“儿子,看不够呀,还不快干进来!妈妈穴里好痒,快跟妈妈干穴!好儿子,快用你的鸡巴干妈妈的贱穴。”
  看着妈妈的浪像,我说∶“妈妈,你真迷人,能跟你干穴真是我的福气。来吧,我今天要干烂你的骚穴!”
  妈妈浪道∶“你有本事就尽管干吧,干死了妈才舒服!”听了这话,我用力将硬了好久的鸡巴插入了妈妈的阴道,狠狠的干了起来。
  “┅┅哦┅┅用劲干,宝贝┅┅啊┅┅再插深点┅┅干妈妈的贱穴吧┅┅”
  我尽最大可能将鸡巴往妈妈的阴户深处插,我一边干着妈妈的穴,一边说∶“┅┅妈妈┅┅我干你的穴┅┅我干穿你的的淫穴┅┅”
  妈妈听了这话後无比兴奋∶“┅┅干吧┅┅干死我吧,干烂你亲妈妈的肥穴吧┅┅哦,好舒服,我要上天了┅┅啊┅┅啊┅┅舒服吧,儿子,干妈妈的穴舒服吧┅┅很多人想干妈妈,妈都不给,妈就是要给你干┅┅”
  我听了妈妈的浪叫,干起来更有劲∶“妈妈,干你的穴真舒服,我要射了,我要用我的精液将你的肥穴烫熟!”
  “射吧!儿子┅┅这才是我┅┅长大的儿子┅┅把妈的肚子干大才好┅┅就是射烂了妈妈的穴┅┅妈也毫无怨言┅┅妈太幸福了┅┅”
  就在妈妈淫叫的时候,我“嗖”的一声将一腔热精射进了妈妈的阴道里面。此时,我简直快乐得晕了过去,妈妈也兴奋到了极点。她说∶“儿子,你这次干得妈妈好舒服,谢谢你,宝贝,你先不要把鸡巴从我的穴里抽出来,让妈妈享受一下这快乐的馀韵。我也像虚脱了一样,就趴在妈妈身上,只让鸡巴留在妈妈的阴道里面,搂着妈妈睡着了。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妈妈说∶“儿子,你还有劲啵?妈还想跟你干穴。”
  我毕竟才是14岁,精力有限,跟妈妈大战之後,还没这麽快恢复,就说∶“妈,我还不行,再过几年等我长大後,我会天天跟你干穴,直到你完全满足为止,好吗?”
  妈妈幽幽的说∶“等你长大了,妈妈也就老了,就有老婆跟你干穴了,你就会对妈妈失去兴趣了!”
  我说∶“妈妈,你那麽漂亮,即使老了也风韵犹存,那时干你的穴就更有一番风味呢!”
  妈妈笑道∶“傻孩子,你真会逗妈开心。”
  我这时感到妈妈在手淫,我为自己无能而难过,为了表示对妈妈的爱,就跟她说∶“妈妈,不如我去叫明雄来跟你干穴吧!”
  妈一听这话,笑着说∶“好啊!你不吃醋吗?”
  我说∶“只要妈高兴,我决不吃醋,我这就去叫他来!”说着,我就起身穿衣服。
  妈妈说∶“你还真去叫他来呀?妈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
  我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在家等着吧!”
  妈说∶“人家愿不愿意跟我干呐?”
  我说∶“妈,你可是县里出名的美人,谁会不想跟你干呐!”
  妈羞答答地说∶“那等会他来干我,你到哪里去呀?”
  我说∶“我就在旁边看呗!”
  妈说∶“傻儿子,哪有儿子在旁边看自己的妈妈跟别人干穴的呀?”
  我说∶“妈,你的穴我都干过多次了,还怕我看呐!”
  妈说∶“咳,真拿你没办法,你要去就去吧,我们只顾干穴,还没吃饭呢,我起来做饭吧!”
  明雄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学,他妈妈是我们的化学老师,他爸爸在外做生意。我和他无话不谈,我们还常常在一起谈论自己的妈妈,我前段时间甚至将自己和妈妈睡觉的事都跟他说了,但他不太相信。他曾炫耀的对我说,他看过他爸爸妈妈干穴,并津津有味地跟我描绘他妈妈的穴长得如何如何,听得我直流口水,要知道,他妈妈可是我的化学老师!
  正因为这样,有一天我才回家,第一次大胆的对妈妈说∶“妈,我想看看你的穴。”
  妈妈惊讶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儿子,你怎麽会对自己的妈妈说出这种话来呢?我可是你亲妈妈呀!”
  我说∶“明雄都看过他妈妈的穴了,他说看得好过隐,他还说你长得这麽漂亮,阴户一定很好看。妈妈,你就给我看看吧!”
  妈妈说∶“儿子呀,你真的很想看妈妈的那个地方吗?”我使劲的点点头。
  妈妈无奈地说∶“好吧,我们到床上去吧。妈妈脱给你看,你可不能对别人说!”
  就这样,我第一次看到了妈妈的穴,妈妈还算配合,摆着各种体位给我看,到兴奋时,妈妈还让我观看她的阴道,说∶“儿子,你就是从妈妈的这个地方生出来的呀。”
  看着妈妈的那个小洞洞,竟能把我给生出来,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那晚我和妈妈都很兴奋,想着明雄描绘的他爸爸和他妈妈干穴的情景,再看看妈妈的阴户,我兴奋到了极点,真想将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道,干她美妙的肥穴!
  想着想着,我就对妈妈说∶“妈妈,我┅┅我想跟你干穴!”
  可能妈妈那时特别兴奋,她竟然同意我干她的穴。我记得她当时说,她月经刚刚乾净,不会有什麽问题,如果到时鸡巴里面有什麽东西想射出来就尽管射。後来我才知道那是射精,那种感觉妙不可言。从此,我就开始了和母亲的乱伦性交。想想这些,还真得感谢明雄!
  明雄的家离我家不远,是一个较偏僻的独户土墙小院,没过多久我就走到了他的家。快到他家门口时,我看到他家的窗户透出一线灯光,明雄正透过那窗户往屋里窥探什麽,见我到来,他显得很惊讶的样子。我刚想跟他打招呼,他赶紧示意我不要出声,我小声问他咋回事,他说∶“我爸和我妈正在里面干穴!”
  明雄曾经说过,他爸爸每次回来後都要跟他妈妈干穴,每当吃完晚饭,爸爸就会给明雄一些钱,让他到外面玩晚点回来。他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发现其中的奥秘的,於是,每次他都假装去外面玩,然後又再悄悄的溜了回来偷看他爸妈干穴,没想到,这次竟然给我遇到了。
  我说∶“让我也看看吧!”明雄不大愿意,我就说∶“看看怕什麽!”他就说∶“废话!你妈的穴能让我看吗?”我说∶“这有啥关系,你如愿意,跟我妈妈干穴都成!”他说∶“你不骗人?”我说∶“君子无戏言!”他说∶“好吧,那你看吧!
  我就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发现他爸爸正赤身裸体地压在他妈妈一丝不挂的身子上一动不动,看不见他妈妈的穴,床下还躺着他们家的大黄狗,我有点失望的说∶“他们干完了。”
  明雄说∶“别急,待会还有节目!”
  果然,没过多久,里面又有动静了,明雄告诉我,他们又开始了。我就往里面看,发现明雄爸让明雄妈叉开大腿,这次我看到了她的穴,她的阴毛没有妈妈的好看,但她平时仪态端庄,为人师表,而且体态比较丰满。看到这样的女人的阴户,就更显得刺激。
  这时,明雄爸拿着一个长嘴漏斗,和明雄妈给我们上化学课时所使用的差不多。只见明雄爸将漏斗慢慢的插入了明雄妈的穴里,然後叫她用手扶住,明雄爸就拿鸡巴对住漏斗撒尿。干完这活後,他就将漏斗缓缓地抽了出来,再让旁边的黄狗爬上她的身体,添她阴道里溢出的尿液。好像她(它)们训练有素,我看见明雄妈用枕头垫在屁股下面,让她的肥穴高高翘起来,明雄爸就扶着狗鸡巴插入了她的穴里┅┅
  看到这里,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禁不住的手淫,我看到明雄也在手淫┅┅
  明雄爸爸的鸡巴又硬了起来,他把大黄狗从明雄妈的身上抱了下来,看到狗鸡巴从明雄妈的流着淫水的浪穴抽出来的情景,我简直刺激得要发疯,恨不得立即冲进房里干明雄妈的骚穴。此时,明雄爸重振旗鼓,再一次干明雄妈的骚穴。因隔着玻璃,他们说了什麽淫词浪语也听不大清楚,只看到明雄妈张着嘴喘着粗气,肥穴一翘一翘的迎合着鸡巴的抽插┅┅
  一直等到里面什麽也看不清,我才对明雄说∶“你妈妈的穴真迷人,想不到你妈妈的穴竟叫狗干过,我真想跟她干穴!”
  明雄说∶“去你妈的,你妈的穴才是狗操的呢,跟你妈干去吧!”
  我说∶“好呀,我们现在就去我家干我妈妈的穴去!她会让我们干个够。”
  他说∶“真的呀?她让干呀?”
  我说∶“只要你干得她舒服,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麽不干!你今天就在我家过夜好了,我们两个把她的穴干一晚上。不过,你可不能对别人说!”
  明雄给我说得热血沸腾,他半信半疑的说∶“那我跟爸妈说一下,否则他们会担心的。”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就在外面敲了门,他爸开的门∶“儿子回来啦,你妈身体有点儿不舒服,轻声点儿。”
  明雄说∶“爸,我今晚到小刚家住,不回来了。”
  他爸一听,高兴的说∶“好吧,开心的玩吧,不要和小刚打架!”说着,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心想,有我妈妈的肥穴伺候,他哪有不开心之理。我对明雄说∶“你爸还没将你妈的穴玩够呢!你不回家他当然高兴。”
  我们到家时,妈早已烧好了饭,还有那只大水鱼。见我们进来,妈妈高兴的说∶“明雄来啦,来吃点饭吧!”
  明雄说∶“谢谢了,阿姨,我在家吃过了饭。”
  我说∶“明雄,你跟她客气啥呀,来喝点酒吧,吃饱喝足了等会才有劲干我妈妈的穴呀!”
  我妈见我这样说,“刷”的一下脸羞得通红,她娇嗔道∶“小刚,不要乱说话,妈妈要生气了!”
  我说∶“妈,明雄又不是外人,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来跟你操穴的!”说着,我就搂着我妈妈,将手探进她的胸膛,把玩她的乳房,并对明雄说∶“你也来玩玩吧,我妈可是全县有名的美人呐!”
  此时,明雄也红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他是处男,有些不好意思。
  我说∶“你连自己妈妈的穴都敢看,看看我妈妈的奶子怕啥?妈,你让他来摸你的奶子!”
  妈妈羞得无地自容,她断断续续的说道∶“别┅┅别,小刚,妈真的不好意思┅┅”
  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可来劲了∶“妈妈,我跟你干穴时你咋不会不好意思呢?去,让明雄来玩玩你的穴,待会我们两个还要轮流来干你的穴呢!”我见妈妈还是不动,怕用强後会败了下面的兴趣,就对妈妈说∶“妈,这样吧,明雄胆小,你主动些,就脱光你的衣服陪我们喝酒吧!”
  妈妈见我这样说,就对明雄说道∶“明雄,你喜欢阿姨吗?”
  “喜┅┅欢。”明雄小声道。
  妈妈说∶“好吧,我就脱衣服陪你们喝酒。小刚,去把门窗关上,别人看见还不羞死!”
  我遵命关好门窗,见妈妈已脱光衣服,明雄也开始瞪大眼睛看妈妈的身体。我高兴的摸着妈妈的肥穴,对明雄说∶“明雄,你先吃桌上的水鱼,等会再来吃我妈妈的水鱼!”有妈妈秀色可餐的身体在旁边,我已无心吃饭了,只变着法子戏弄妈妈,摸她的乳房和肥穴┅┅
  看到桌上的酒瓶子,就想起了明雄家的漏斗,我就说∶“妈,让你的水鱼也喝点酒吧!”说着,就把酒瓶子插入了妈妈的穴内┅┅明雄见我这样,也来了精神,加入了玩我妈妈的战列。
  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和明雄抱着我妈妈上床了。我们把妈妈放躺在床上,让她将两条雪白的腿叉开,露出她的穴给我们看。明雄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看女人的穴,所以鸡巴翘得老高,我用手摸了一下,竟比我的还硬。说实在的,看了明雄爸妈的淫乱表演後,我的鸡巴就一直没软下来过,再加上第一次当着另一个人的面玩了我妈妈的身体,我的鸡巴早已硬得不行,早就想干穴了。
  这时,明雄学着他爸爸的样子,正用手指插入我妈妈的阴道里玩弄着她的肥穴,另一只手在摸我妈妈丰满白嫩的大奶子,他玩得兴起,说∶“小刚,你妈妈的穴真好玩,奶子也比我妈妈的奶子漂亮。”
  我心想∶“废话,我妈妈的穴不好玩,那谁妈妈的穴好玩?!她可是全县城出名的大美女呀,只不过不够份量的男人不敢上她而已。她是搞舞蹈的,身材自然没得说,男人见了她的胸脯都会想入非非的,你小子不知哪辈子修来的艳福,能玩到这麽美妙的女人!”想到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也许明雄是我的好朋友的缘故,妈妈对他非常配合,她极力将自己的小淫穴一张一合的迎合着他的玩弄,还用手摸他的小鸡巴。看到这场面,我竟有些嫉妒起来,於是,我也将一个手指插入妈妈的穴里玩弄了起来。奇怪的是,妈妈给明雄玩了这麽久,穴竟是乾乾的,一点都不润滑,平时我只要稍微摸弄一下,她的穴都会淫水直流,等到我用鸡巴插进去干她时,那淫水简直就像喷泉爆发。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实验,和妈妈站在大澡盆里性交,干完後,发现她的淫水竟将盆底都覆盖了。我说∶“妈,你真是天底下最浪的女人了,我有你这样一个妈妈真幸福,你和别人干穴时也这样吗?”
  妈笑着说∶“傻瓜,女人要跟自己极爱的男人干穴,才会极端兴奋,才会流很多水,妈妈是喜欢你才会这样的。”我听了非常高兴,抱着妈妈上床拼命的亲吻起来。
  可能妈妈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小穴口还是乾乾的没有自然张开。明雄以前没玩过穴,所以他还是起劲的玩着穴,玩着玩着他就对我妈妈说∶“阿姨,我想干一下你的穴!”妈还没兴奋起来,但又怕扫了他的兴,就说∶“你想干就来吧!”
  我在旁边知道还没到火候,但我一来想看看妈妈和别人是怎麽干的,二来想看看妈妈乾乾的穴他怎麽干得进去。於是,我就对明雄说∶“明雄,你都看过你爸你妈干穴呀!你就照那样和我妈妈干吧,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我妈的穴里去!”
  这时,妈妈说∶“小刚,妈就先和明雄来,你如看到别人干你妈受不了就到外屋去玩一下,等会妈再给你玩,好吗?”
  我说∶“明雄又不是别人,再说,还是我让他来跟你干穴的呢!”
  妈说∶“好吧,你就在旁边看吧,可不许吃妈妈的醋哇!”
  这时,明雄已试图将鸡巴插进我妈妈的穴里,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知道用鸡巴在穴上拼命磨蹭,看到我都有些着急。於是,我就用手扳开妈妈的阴道,扶着明雄的鸡巴硬性塞入妈妈的穴内,明雄又拚命抽插了一阵,鸡巴又掉了出来,我又试图帮他插进去。
  可这时我摸到妈妈的穴滚烫滚烫,好像要破皮的感觉。原来我们两个先用手指玩她的乾穴,後明雄又干的不得法,搞得妈妈不舒服反而痛苦,妈妈是为了让我尽兴才忍住不说,以前我总是跟她说,想看她和别人干穴,妈妈今天其实很想好好在我面前表演一番的。
  我心想,妈妈对我这麽好,应该让她玩得舒服才行。於是,我就拿了块肥皂在水里浸了一下,然後就往妈妈的穴上抹,帮她洗起穴来。这样,妈妈的穴很快就有些润滑了。我对妈说∶“妈,别紧张,你就当他是我得啦,待会你们接着来吧!”然後,我又在明雄的鸡巴上抹了一些肥皂,让他再一次将鸡巴插入我妈妈的穴里。
  这招果然有效,他们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只听到妈妈说∶“儿子,你真有办法,妈好舒服。”
  看到明雄干她干得起劲,她就笑着问道∶“明雄,你以前干过穴吗?”
  “没有!”
  “跟阿姨干穴舒服吗?”
  “舒服极了!”
  “你看过你妈的穴呀?”
  “看┅┅看过!”
  “好看吗?”
  “好┅┅看┅┅但┅┅但没有┅┅阿姨的穴┅┅好┅┅好看。”
  “好孩子,你真会说,阿姨真喜欢你,告诉阿姨,想跟你妈干穴吗?”
  “她是我妈┅┅我不敢。”
  “有啥不敢!你妈不也是女人吗?女人的穴都是叫鸡巴操的,等会阿姨跟小刚干穴,你在旁边学着,看他是怎麽跟他妈妈操穴的!”
  明雄见我妈越说越浪,竟拿他妈妈开心,他就拚命的干我妈∶“干死你这个骚货,干烂你的贱穴!”
  “干吧,好儿子,老娘给你干┅┅干个够,哦┅┅哦┅┅”
  明雄初次干穴,精力旺盛,爆发起来间直要把我妈妈干死,再加上我妈妈的穴现在非常润滑,明雄现在才真正尝到干穴的滋味。
  他一边干,一边对我说∶“小刚,你妈妈的骚穴真好干呐┅┅哦┅┅好舒服┅┅我干你妈穴┅┅我干死你妈的穴┅┅”
  妈妈也被他干得嗷嗷叫∶“好乖儿子,妈给你┅┅干死了,用劲干┅┅干你┅┅妈吧┅┅哦┅┅好过隐┅┅我要死了┅┅小刚┅┅你也上来┅┅跟妈┅┅干穴吧┅┅把你的鸡巴┅┅插进妈妈的骚穴里┅┅妈要你们┅┅一起跟妈干┅┅来吧┅┅儿子┅┅这下你满足了吧,看到┅┅妈妈怎麽和别人干吧┅┅好看吗┅┅只要你喜欢┅┅就是要妈在大街上┅┅给众人轮奸┅┅妈也愿┅┅愿意┅┅你要妈跟谁干┅┅妈就┅┅跟谁干┅┅来吧┅┅来奸淫妈吧┅┅人家奸了你妈┅┅把命都丢了┅┅妈情愿让你们┅┅轮奸┅┅奸死我都愿意┅┅啊┅┅啊┅┅看见了吧┅┅?看见了妈妈的穴吧┅┅看见了妈妈的穴┅┅是怎样给┅┅别人的鸡巴干吗┅┅啊┅┅”
  看着妈妈和明雄在床上交配,妈妈翘起肥穴,让明雄肆意奸淫,两片大阴唇几乎被他干翻起来了也毫无怨言。想起有一次,我和明雄吵架,明雄骂我∶“我跟你妈干穴,我干你妈的骚穴!”正好被我妈听到了,我妈当时很生气,就骂他道∶“回去跟你妈干去,你妈在床上正脱光衣服等着你去跟她干穴呢!”想不到今天竟是我妈妈自己脱光了躺在床上把穴让他干,世事真是难料。
  这时,明雄终於在我妈妈的穴里射了精,他趴在我妈妈身上一动不动,像个死人一样,口里还流着口水,他的鸡巴还在我妈妈的穴里不肯出来。这狗日的射了很多童子精,正从我妈妈的穴里慢慢地流出来,想着妈妈能为一个童子开苞,我也替妈妈高兴。
  这时,妈妈说∶“儿子,该轮到我们母子两吧!”说着,她就叫明雄从她的身体上下来睡到一边去,让我骑上她的身体。
  她的穴刚刚给明雄狠狠的干过,我怕伤着妈妈,就问妈妈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下?妈妈笑着说∶“傻瓜,趁热打铁才有味道。女人不像男人,射了精就不行,妈不瞒你说,就是叫妈一天和二十个男人睡觉也没事。来吧,将你的鸡巴插进妈妈刚刚被人干过的骚穴里来吧!”说着,她就叉开肥穴,让我的鸡巴插了进去。
  真的,这次和妈妈干穴果然和以往的不同,妈妈的穴比任何时候都要润滑,阴道里暖暖的,烫得鸡巴十分受用,再加上第一次看到妈妈当着我的面和别人干穴,我早已想干妈妈的穴了,於是,我没命的抽插。也许她刚才当着我的面跟人家干穴,怕我心里有醋意,於是,妈妈就刻意奉承,用她的穴紧紧地夹住我的鸡巴,有节奏的收缩。
  妈妈在下面不停的浪叫∶“啊┅┅好儿子┅┅干得妈妈好好过┅┅比明雄干的┅┅还要舒服┅┅啊┅┅啊┅┅亲儿子┅┅用力干你亲妈妈的┅┅浪┅┅浪穴吧┅┅哎哟┅┅你顶到妈┅┅妈的花心子了┅┅顶穿了妈妈的肚子了┅┅啊┅┅你真能干┅┅妈妈的穴┅┅就是让你干的┅┅妈妈的一切都是┅┅你的┅┅哦哦┅┅妈要┅┅上天了┅┅”
  我知道妈妈想用她的身体和浪叫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我也非常感动,为了感谢妈妈,我就用我年少的身体,尽一切可能满足妈妈的性欲,我使出吃奶的力来干妈妈的穴。
  旁边明雄在津津有味地观看我和妈妈交配,他在一旁叫道∶“干呐,用劲干你妈妈的骚穴呀!哎呀,真过隐,我等会还要跟你妈妈干!”
  妈妈笑道∶“好呀,我奉陪到底,待会叫你妈也来,我们一起来干。你干我的穴,小刚干你妈的穴,那才有劲呢!”
  隋着妈妈的浪叫声,我又在妈妈的阴道里射了精┅┅
  这时,明雄看了我们的母子大战,鸡巴再次勃起,又把我妈妈干了一次。而我已没有劲再干穴了,而妈妈的穴都被干肿了,像个馒头一样,我从未见过妈妈的穴像这个样子,觉得挺有趣,就想再玩玩妈妈的肿穴。於是,我就对妈妈说∶“妈,我想再来点刺激的。”
  妈妈说∶“你们两个人轮流干我,还不够刺激呀?你说吧,唤妈妈干什麽,只要你想得出,妈妈一定照办!”於是,我就将看到明雄爸玩他妈的事跟妈妈说了。妈妈听了很惊讶,说∶“想不到林老师那麽正经的人也那麽浪,儿子呀,你要妈妈跟狗干啦?可我们家也没有狗呀!”
  我当然想让妈妈再给我表演一次人狗交配,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狗,我就想用漏斗来插插妈妈的穴。於是,我就说∶“妈,不是要你跟狗干穴,我想拿漏斗玩下你的穴。”
  妈妈说∶“你是要把妈妈的穴当尿桶呀,可我们家也没有漏斗呀!”我说∶“妈,把咱家那酒瓶子的底敲掉不就是个漏斗吗?再说,你的穴本来就是出尿的嘛。妈,你就让我玩玩嘛!”
  明雄听了,拍手叫道∶“好主意,我去敲瓶子!”妈妈浪笑道∶“亏你想得出,尽出坏主意整妈。好吧,妈就依你,让你们两个玩个够吧!”
  不一会儿,明雄就拿着没底的瓶子回来了,妈妈一看,吓了一跳∶“儿子,你可要小心一点儿玩呐,别让那玻璃口子割到人。割破妈妈的穴倒没什麽,要是把你的手割破了妈心里疼啊!”
  我说∶“妈,我知道了,你就好好躺下来让我玩你的穴吧!”说着,我就用嘴在酒瓶子口上吐了点儿唾沫,增加润滑度,然後右手轻轻的掰开妈妈的两片阴唇,将酒瓶子慢慢的插入了妈妈的穴里。因酒瓶子是透明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的阴道里面,红黑红黑的,别提多有趣。
  妈妈的穴越胀越开┅┅这时,我看到妈妈的脸上有些痛苦的感觉,就对妈妈说∶“妈,你不好受呀?要不,我们别玩了吧!”妈说∶“没事,你继续玩吧!好刺激吗?”我看到妈这样,我点了点头,就停手没再往下插了,我怕会把妈妈的穴撑裂开来,那就对不住我的好妈妈了,我们就这样观看妈妈的阴部插着酒瓶子的怪样子。
  明雄说∶“我们往她穴里撒尿吧!”因妈妈的穴今天给我们玩狠了,估计里面高度充血,明雄的童子尿可能对妈妈的穴有恢复作用,就说∶“你撒吧,我帮你扶住瓶子。”
  明雄撒完後叫我也撒,我说没尿,不想撒,妈妈说∶“明雄都撒了,你就撒吧,只要你高兴,妈为你干啥都行。”我说∶“妈,我真的没尿。”说完,我就慢慢的抽出瓶子。奇怪的是,刚才还满满的一瓶子尿竟全部流到妈妈的穴里,一滴不剩┅┅
  我们躺了下来,把妈妈夹在中间,明雄还在妈妈的身上乱摸,就对明雄说∶“干穴的滋味不错吧?”
  “太过隐了,谢谢你和你妈。”
  “我说你也跟你妈干吧?”
  “我不敢,他会打我的。”
  “你真没用,你看我妈,干得他舒服,疼我还来不及呢,哪舍得打呀!妈你说是吧?”
  妈妈说∶“明雄,你妈连狗都让干,肯定愿让你干,你没跟她说呗。小刚一跟我说想干我的穴,我就给他干了,干了之後,有一种母子加夫妻的感觉,更亲了!当妈的还有什麽东西舍不得给自己的儿子的呢?别说干一下穴,不伤皮不伤肉的大家都舒服,就是要妈妈的命,妈妈也是舍得的。”
  我说∶“明雄你看是吧?你就把她强奸了,她还会把你给吃了,说不定她也想要你干她呢!你爸爸经常在外,你妈妈的穴没人干,那才难过呢!”
  明雄见我们这样说,就狠狠的说道∶“明天晚上我爸爸就走了,我妈一个人在家,你明天晚上到我家,我们俩把她的穴给干了!”他说完,又要跟我妈妈干穴。
  我妈妈说∶“明雄,不是阿姨不给你干,你明天还要跟你妈妈干穴,你要留到一点精神把你妈妈的穴干舒畅了,她下次就还会跟你干。你今天都干了阿姨两次了,要再干的话,你干你妈就没劲了。早点睡吧,孩子!”於是,我们个就搂在一起睡着了。
  明雄的爸爸第二天的下午就走了,好不容易才熬到天黑,我早早的就吃完了饭,跟妈妈亲了一下就到明雄家来了。临走时,妈妈说∶“儿子,玩得开心点,要是林老师不愿意就回来干妈妈,不要对林老师用强,知道吗?”
  明雄妈见我来了,高兴的说∶“小刚来啦,昨天明雄没给你添麻烦吧?”
  我说∶“林老师,你好,明雄在我家我妈可开心了。”
  明雄妈说∶“那就好,你们玩吧,我先去洗个澡,昨天明雄他爸回来,我累了一天,身上尽是汗!”
  我说∶“没事,您去吧。”
  我见到明雄使劲给我使眼色,看着他妈妈拿着衣服去了厨房关门洗澡,明雄悄悄地对我说∶“等她脱光衣服我们就动手。”我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在房子的小缝缝里偷看他妈妈脱衣服,说实在的,偷看女人脱衣服比女人当着我的面脱衣服更带劲,看着他妈妈一件一件的脱光了衣服,他妈妈就拿着湿毛巾往身上擦。她的穴看得不大清楚,但阴毛长得特多,肚皮微微凸起,极具诱惑。她的奶子微微下垂,比起妈妈又多了几分熟透了的女人的魅力。想到马上就要跟她干穴,我的口水都要流下来。
  我还想多看一会,明雄已等不及了∶“开始吧,小刚!”
  我说∶“好吧。”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