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少女雯雯山村落难记 第二章
  • 浏览:579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话说雯雯因家变被送到乡下爷爷家之后,仅仅一天,就落入了恶梦当中,不仅在亲爷爷的鸡巴下失去处女,还被邻居朱爷爷凌辱,后来更被朱爷爷的大孙子朱茂盛捉住强奸
  撞破强奸现场后气的发昏的雯雯爷爷,没把火撒在茂盛身上,反而被他讨饶的说辞动了心,把被奸的责任全归到了雯雯身上,用大鸡吧蹂躏了雯雯一晚上,肏的雯雯哀哭不止,雪白柔滑的肌肤上块块红痕,牙印和体液的痕迹,雯雯爷爷才算罢休。
  之后两天,朱茂盛没再上门,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雯雯爷爷消了火气,又对雯雯爱怜起来,搂着心肝宝贝叫个不停,雯雯实在怕了这个老货,只好在老头子面前战战兢兢的强颜欢笑,老头子出去打牌后,一个人躲在屋子里暗自垂泪。
  还好雯雯爷爷到底是老了,之前在雯雯身上冲伐太过,导致腰酸腿软,晚上上阵不得,总算让雯雯好好休息了一下。
  第三天一大早,雯雯爷爷家大门就被一阵大力拍响,老头子披衣服开门一看,是两天不见的朱茂盛,门口还停着一辆拉砖的小车,车上两个和茂盛差不多年纪的家伙笑嘻嘻的看着他。
  茂盛搓着手说:“爷呀,之前是我不对,今天给您老赔礼来啦!”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从门缝里挤进去,雯雯爷爷一个是没拦住,二是想起鸡窝的事,虽然不快,可还是拉开大门让他们开小车进到了院子里,给他们指了要垒鸡窝的位置,就去做饭了。
  且说茂盛之前在雯雯身上得了便宜,觉得滋味真是从来没尝过的好,一次哪里甘心。
  虽说朱爷爷临走前许诺过了,可不想在邻村耽搁住,不晓得几日才得回来。
  茂盛心里馋的慌,盘算自己爷爷一时指望不上,就借着垒鸡窝这个由头,叫上和自己常混在一起的两个朋友,来苏爷爷家看是不是有机可乘。
  茂盛的两个朋友,真心和他是臭味相投,一个胖一点的叫大虎,家里开砖厂的挺有钱,瘦一点的叫瘦杆,家里承包了几个山头开果园。
  几个平日无所事事走鸡斗狗,对AV什么的倒是研究颇深,一听茂盛讲了来龙去脉,心里都痒到不行,总算大虎搞到了一批废砖,转天一早就急急忙忙来了。
  三个小子进了院子,一边心不在焉的搬砖,一边伸长了脖子朝屋子里看。
  果然一会儿,屋子帘子一挑,楚楚动人的走出了一个姑娘,虽然包着挺严实,可那眉头轻皱的清丽面庞和雪白纤小的漂亮脚踝,让几个也就在县城发廊开过荤的愣头青看得眼睛都没了,待那优美的身影消失在厕所门后,哥三才回过神来,瘦杆低声说:“娘的,我看比啥初音实、心有花还漂亮!”
  大虎拍了茂盛一下:“兄弟够意思!”
  茂盛嘿嘿笑着,三人看苏老爷子端着三碗面向他们走过来,才闭上嘴。
  一天无话,三个人难得老老实实的干着活,一边因为雯雯爷爷一直呆在家里,连旁人叫打牌都没去,一边因为知道雯雯就在屋里,虽然只有偶尔她出来去尿尿才能看见她,可三人心里总是不由自主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肌肉啥的。干活卖力的雯雯爷爷都点头称赞。
  第二天也是如此,没找到啥机会,三人心里都跟猫抓似的,眼看鸡窝快垒好了,终于,第三天,机会来了!雯雯爷爷两天没去打牌,实在手痒到不行,第三天实在憋不住了,又看三个小子蛮乖,终于嘱咐雯雯说:“乖女啊,爷爷就去屋子后头你杨爷爷家打一小会儿,我一走,你就把屋子门从里锁上等我回来。”
  又教训了三个小子两句,就拖拉着鞋子快快走了。
  雯雯爷爷可没想到,他前脚刚走,三个小子把手里砖一扔,兵分两路,锁院门的锁院门,砸屋子门的砸屋子门。
  雯雯的屋门还没锁好,就被茂盛大力推开。
  雯雯脸都白了,惊恐的看着逼近的大个子,咬着嘴唇转身想跑,就被茂盛抓住胳膊一把扔到了大床上,雯雯一边拼命向床角缩,一边颤抖着说:“我爷爷马上就回来了,你们不要胡来。”
  茂盛狞笑着说:“谁不知道那个死老东西一打牌就没命,等他回来,我们早肏死你了。”
  说着,就去扯雯雯身上的衣服,这时候,大虎和瘦杆也进屋加入战团,很快把雯雯剥了个精光,裸出娇嫩丰盈的奶子和毛发幼嫩的下体。
  大虎吞口口水:“肏!真他妈好看。”
  六只手在雯雯身上来回乱摸,可又怕自己重手重脚的把这雪白的皮肤磨坏了。
  雯雯手脚被大字型拉开,压的动弹不得,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但被三个人视奸的羞耻感让她整个人的肌肤都呈现一种淡淡的粉红色,越发刺激三个人的感官,觉得自己的小兄弟已经硬的和铁条一样,马上要爆了。
  茂盛喘着粗气说:“大虎搞的砖,瘦杆搞的车,你两个先上,我最后。”
  大虎憋的面红耳赤,呵呵笑了笑,说:“兄弟我不客气了。”
  说着脱掉裤衩,露出不长却很粗的鸡巴,扶着雯雯分开的大腿就要往里捅。
  龟头接触阴唇的一瞬,雯雯突然又开始大力挣扎起来,让大虎插进去的半个龟头又滑了出来。
  大虎恼怒的打了雯雯大腿一巴掌:“肏,臭娘们搞什么。”
  雯雯睁开泪汪汪的眼睛,小声说:“不要,还没流水,里面太干了。”
  三个小子闻言都笑起来,大虎一拍脑袋:“对哦,是我太急了,妹子对不起啦。”
  说着,干脆俯下身,张开大口一把含着少女粉嫩的阴部吮吸起来,雯雯像过电一样身子一挺,又无力的垂落在床上,然后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剩下两个小子也没闲着,嘴巴在雯雯身上乱啃,或者拿牙轻轻咬着雯雯粉红色的乳珠。
  不多时,大虎抬起头来,舔下嘴唇,笑嘻嘻的说:“妹子,哥哥我来啦~”其他两个小子也抬起头,在四个人八双眼睛的注视下,大虎用自己的大龟头,故意炫耀似的慢慢分开雯雯的阴唇,一寸寸捅进了雯雯小小的阴道里面。
  只觉得自己的小兄弟进入了一温暖紧致的天堂,从脚底到脑门都酥了,快活的不得了。
  而雯雯觉得好像一块红炭推进到了自己身体里面,把自己塞的满满的,和爷爷的鸡巴塞在自己的阴道里的感觉不同,但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能咬牙忍受。
  大虎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九浅一深的插法,时快时慢,肏的雯雯乳波翻滚,轻喘不止。
  享受了一会儿,大虎觉得自己快射了,咬咬牙,拔出自己的家伙,对旁边一边摸雯雯奶子,一边打飞机的瘦杆说:“兄弟该你啦,我歇一歇。”
  瘦杆也没废话,用龟头在雯雯阴蒂上蹭蹭,然后就把自己细长的家伙插了进去,大动之前,先眯起眼睛长吁一口气,叹道:“果然不一样啊。”
  然后开始慢慢的摆动腰部,让自己的鸡巴在雯雯体内画起圈来。
  雯雯刚因为又粗又热的家伙退出体内而略感空虚,随后进来的家伙好像一条长蛇,几乎直捣子宫口,又在阴道里不安分的来回摇动几乎像一把小刷子,让雯雯阴道感觉痒的要命,不由自主轻轻摆动自己的屁股跟着瘦杆动起来。
  大虎在旁边又嫉妒又开心的大声说:“呦,还是瘦子有办法,搞的小妹妹自己都开始用屁股吃鸡巴了。”
  这下流又轻视的话传进雯雯耳朵,引得她心头一片苦闷与悲哀,可又能怎么样呢,她睁眼看去,自己合不拢的大腿间一根长长的阴茎自由进出,带出淫靡的银色粘丝,旁边刚肏过自己的大虎,跪在自己头边,用他粗热的鸡巴摩擦自己的脸颊。
  而罪魁祸首的茂盛,喘着粗气,抓着自己的手替他手淫。
  雯雯觉得自己要疯了,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偷偷看席绢的小女生,偷偷幻想纯洁的爱情,不小心碰到同桌男生的手都会自己不好意思一阵子。
  对男女之间的了解,不过是生理卫生课上大家用嘻嘻哈哈掩盖各自羞涩后,老师不太认真的讲解。
  可现在,到底,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呢……雯雯的意识渐渐混成了一团,可三个小子可高兴的很。
  瘦杆终于换手给茂盛,期间少女的意识清醒了一下,见是茂盛,少女不由畏缩了一下,上次被强奸的回忆可不怎么好。
  可她哪里阻挡的住,还是任由茂盛如狂风暴雨把她肏的像风雨中的小船一样,雯雯轻轻的喘息跟不上茂盛的步伐,也顶不过茂盛的大开大合带来的刺激,终于昏了过去,三个人吓了一跳,瘦杆赶快测了下雯雯的鼻子,确认只是昏了过去才放下心来。
  三人也没因为雯雯人事不省让她休息一下,该干嘛干嘛。
  一会儿雯雯悠悠转醒,发现自己仍然处于三个人的夹击之中,实在恨不得自己一直昏睡下去,可以逃避这羞耻无力的现实。
  不管雯雯如何悲催,这边大虎羡慕的看着茂盛说:“兄弟体力真好,这么久没要射的意思。”
  茂盛闻言咬牙一笑,一边说:“过奖……过……奖,这次也……不知道怎么……每次……要……射,都……被……啥东西……顶住……射不出来。”
  其他两个人闻言都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看,他们都是刚有要射的意思就退出来了,本就没打算内射,好给后来的兄弟一个干净的屁股玩,自己真没感觉到有啥东西顶着。
  茂盛笑笑,退了出来,喘着气说:“上次我没敢射在她里面,最后射她嘴里了。
  这次我刚顶不住了,反正我也是最后一个,想射她里面,没想到就感觉自己鸡巴头那儿,碰到里面一个软软的凸起,弄得我射不出来,反而可以多肏一阵子。”
  剩下两个互相看看,三个人问躺在床上无力起身的雯雯:“妹妹,这是怎么弄的?”
  雯雯不想回答,可又不敢不答,喘息着轻轻的说:“爷爷……说我是……书上说的……名器,可以保人……金枪不倒……男人想肏多久……肏多久……”
  说着,实在羞的说不下去,手捂住脸再也不看他们了。
  三个家伙都愣了,随即瘦杆快一步,提枪入洞,插了一阵,惊讶的说:“真是见仙了!果然不射!”
  大虎急不可耐扯开他自己肏进去,一会儿,哇哇大叫起来:“神奇,真神奇!”
  一边抽插,一边还问雯雯:“妹妹,那怎么才能射在你里面哇?”
  雯雯捂着脸摇摇头:“没有人……射进下面去,爷爷都是……射我嘴里。”
  三个人啧啧称奇,又轮流肏了一阵子,总归都累了,就依次射到雯雯身上,嘴里。
  一场战事方休。
  事后三个人又弄来水给雯雯洗了澡,当然其中揩油是少不了的,搞得三个家伙又想来一次。
  还是茂盛拦住说:“这次不要弄的太过,苏老头晚上回来发现了又是一场麻烦。”
  又告诫雯雯不要告诉苏老头她又被强奸加轮奸的事情,否则告诉全村他们祖孙乱伦,让警察抓走她爷爷。
  雯雯看看自己雪白肌肤上,虽不特别显眼,但细心绝对能发现的痕迹。
  忧心忡忡的答应了。
  三个家伙虽然上午在床上大干了一场,可垒鸡窝的力气终归还有,一下午的时间把个鸡窝弄的规规整整的,晚饭时候,每个人又搂着雯雯狠狠亲了次嘴,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当然几个人心里都清楚,上午的事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下次得找个机会狠狠干几场才好。
  入夜,雯雯心神不宁的等待良久,才看见苏老头醉醺醺的回来,看见雯雯哈哈大笑:“乖女,爷爷今天赢了多啦,给你买裙子!”
  说着,扑过来就把雯雯压在床上,掏出自己半软不硬的老鸟在雯雯阴部蹭几下就一泄如注,随后鼾声大作,人事不省。
  雯雯原本提起来的心放下一半,又无奈的照顾爷爷换衣擦洗,才关灯入睡。
  第二天雯雯爷爷睡了一天,傍晚才起,看见漂亮的鸡窝,又问雯雯昨日无事,孙女身上做爱的痕迹是自己酒后放纵所致,放下心来。
  生活照旧不提。
  只有雯雯,越发不敢出门,只能暗暗祈祷三个魔王再不要来找自己才好。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